换个姿势看彩票,换个态度玩吐槽! —— 365bet体育在线-福建风采-中国福利彩票新闻门户

       主页 > 3d字谜 > > 关于梁绍基关于展览《游丝描》的访谈

关于梁绍基关于展览《游丝描》的访谈

来源:互联网 编辑:福彩中心 时间:2019-04-08

导读 : 关于梁绍基关于展览《游丝描》的访谈

  采访形式:电话采访

  戴章伦:您的展览取名为《游丝描》,“高古游丝描”又称春蚕吐丝描,这种笔法讲究飘逸洒脱。然而您的作品中这种“8”字的蜿蜒,蚕丝与锁链相互缠绕的垂吊,霓虹灯的闪烁似乎都在表现着一种来自生命本身的纠结与沉重。请您说说最初想到用《游丝描》是怎样一个用意呢?

  梁绍基:这个展览我其实在3年前就在开始准备了。我养了20年的蚕,我对蚕的许多生活形态进行了观察,我发现蚕在吐丝的时候头部不断地摇摆,它形成的轨迹就像8字,后来我查了一些资料也印证我的观察。在我看来,蚕的整个生命历程就像轮回的“8”字,从这个“8”字轨迹可以衍生出的包括中国的太极图等,它也这种运动感。“8”字又是一种数字化的符号。法国诗人布德莱尔曾给“现代”的定义是:“易逝、流变,永远处在不确定之上”,于是人们在其中产生了晕眩的感觉,有困顿,游移、迷离,现代科技高度发达,物质极大丰富,人们反而更无法定位。我想把这种“游”当作当代人生活状态的写照。一个在灵与肉之间徘徊不定的游魂。尼采指出艺术不伪造一个真实的世界并与变化的世界对立,“这个世界虚伪、残酷、矛盾,有诱惑,无意义”。当然“游”还有另一层意思:飘逸、超脱。顾恺之在《洛神赋图》描绘的是曹植的人神相恋的咏叹,所用的笔法是“高古游丝描”, “高古游丝描”是中国古代人物画十八描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笔法,以游动,洒脱著称,这种描法与蚕的吐丝状态很相近。至于“丝”字,象征生命线和人类互相关联的印迹。我所以将“高古”二字去掉是为了强调针对性,只剩下游丝描。这个“游丝”就包含我刚才所说的那些意义,而“高古”则成了我们要去追求的一种境界,一个参照系数。

  我在展览中设置了一个《8字谜》的部分,主要是对人内心的窥探。“8字谜”由四个部分组成:第一部分是一个蚕吐丝的录像,同时观众也可以用显微镜直接观察,将人文楔入生物学。中间部分我做了一个鬼谷子,鬼谷子是战国时期的军事家,他同时也是测字先生之祖,他通晓八字玄机学。许多8字的曲线弥漫在空中,结着蚕丝,非常轻扬地,人们碰到它便会颤动,很像人的神经末梢。我想表现现代人的敏感和内心的脆弱。接下来就是铁链与蚕丝的缠绕,蚕在铁链上攀爬,包裹着它,在它上面顽强地生存下来。这是生命的意志,生命的历险,生命的搏斗,而每一个链的结构恰似纠结的“8”。最后一部分是霓虹灯,对面是一排镜子,形成一个光怪陆离的长廊。从:“8”到α和暗示的不完整的钱币符号,象神符,鬼符延伸,人的欲望的无限扩大并物质化。整个这四部分都处于暗空间中,它们组成一个有点迷魂阵般的场。

  走出这个房间就来到《星历》,求取对刚才经历的谜的解答,从微观显象跨入宏观宇空中寻找自己定位。在这个空间中我用了14个投影仪,每个投影仪有8个不同时间段拍摄的云幻图象,包括日落,日全食等,不断循环播放。云似蚕丝漂浮,1-31的显示屏上的每一个闪光点就是一个蚕茧,它就象星星一样闪烁,每一个星星是一个生命体。我想让观众体会的是永恒与瞬间的对话,生命和时间的对话。

  在楼上还有一个 “残山水”的作品,在丝箔上残留着蚕的全部生命过程。它的吐丝,排泄,化蛹,产卵。这一切都是生命的释放,是一种自然态,蚕在丝箔上形成的黄黄的斑迹,黑色的小点,加上丰富的肌理,就像是一幅中国古代的禅画,像生命的山水画卷,我称其为“残山水”。我取之“残”是其与“禅”为谐音。

  展览的最后一件作品叫《听蚕》。坐在空间的一个方垫子上你会听到有流水般的声音,雨滴般的声音,其实那是蚕在吃桑叶和吐丝的声音。如此空寂,浩渺,如此悠远,壮阔,让你会沉浸下来,你也必须安静才能尽然地倾听。这时候你回到自然,回到自己的内心。在朴素,自然状态中人们可以寻求自己的解脱。

  人类的命运休戚相关,如绵绵蚕丝,永无止境地相连。有感于汶川地震,去年我创作了让观众参与的为蚕茧添裹襁褓的作品――“宝宝”,展于08年国庆,“国殇之时,重生之日”。而这次展览中,我看到一个美国人在包裹蚕宝宝时被感动得流泪了,对新生命怜爱有加。在展览开幕之日,置于展厅入口处面对浦东楼群的作品――“棉花糖”注入了对进城游牧的黎民生存命运的忧虑。

  我想起海德格尔曾说过:“诗是一种度测”,“诗是一种还乡”。我想我把蚕丝的“丝”代之以诗歌的“诗”,也就是说:“丝是一种度侧,丝是一种还乡”。这正是我在我的作品中所求的,对自然的关怀,对生命的关怀,对人内心的度测。

  戴章伦:您曾经说过,“蚕”在您的创作中有着三重意味:第一层是“残“,以表现当下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遗忘所造成的缺失与亏空;第二层是“蚕”,是您领悟世界别样的途径;第三层是“禅”, 也就是禅道,其实就是 “静悟”。然而这三重意味似乎本身就是相互矛盾的,吐丝到死,破茧而出,是一种不断生成的意象,而“残”这似乎仍然是对于生命中的“苦”的表达。然而无论是禅还是佛,都讲一个“无我”和空,都是对于这种现世的苦的勘破,这种矛盾您在创作和现实生活中是如何处理的呢?包括您花大量时间去学习如何养蚕,熟悉蚕的各种特性,这跟禅宗所谓的只讲顿悟不讲渐修又是否矛盾呢?

梁绍基《星历》现场

 
 
梁绍基《星历》现场  

  梁绍基:事实上我是从我的创作中获得一些体悟的。随蚕进场参禅,特别是从蚕的生命的整个涅槃过程里看到了生命,看到了时间。然后有兴趣去深入追问。无论是佛教,禅宗还是道,都会讲到永恒和瞬间的关系。我住在天台山国清寺的边上,我问过一个和尚,他是一个当家。有人问他:“如何求舍利子?”,他说:“舍利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你把自己家里的事情做好就是在侍佛,佛性无处不在。”因此我觉得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体验,自己的内心和外在取得一种平衡。我在佛学院看到一段话:“生命的意义在当下,生命的富足来自于当下。如果你不懂得这点,你即使住在遥远的僻林也不能算安住当下”。这就是我们常说的:大隐隐于朝,中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。其最后告诫:“你要安住当下,懂得了这点你就能够拥有幸福和快乐”。但我当时依然觉得有矛盾,疑惑不解,佛教最终的目的是求得来世,那么我们如何安住当下呢?我就又去请教了万年寺的一位友人,他说当下就是刹那的刹那。这使我联想到布德莱尔所说的现代就是“易逝,流变”的阐述,但是佛教对当下的界定比他的还要短促,它要求你在一种极度的短促时间内获得一种永恒感,我觉得这点非常伟大。中国四大佛教宗派:华严宗,密宗,禅宗,天台宗。天台宗是最本土化的佛教,非常素朴。它提供给了我一种认知世界,认知自己的方法。这种对自己,对周围事物的观照会不知不觉地渗透到我的创作中。天台山曾经出了几个疯和尚,一个是济公,一个是寒山与拾得,也就是“和合二圣”。在世人看来,他们都是穷和尚,破和尚,疯和尚,但是他们自己却活的那么洒脱。寒山还写了许多白话诗,为美国的先锋派所赞赏,他们就像是天台山的静云和一股清泉。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人和周围环境的和谐,天台也是中国南道的场所,我又想起老庄。老庄的生存智慧就是如何去应对自然。慢慢地我也很乐意通过悟去解读宇宙,人生,认知自己和万物。

当前栏目 : 3d字谜

扫描二维码进入“福彩中心”移动版
(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)

欢迎关注“福彩中心”公众号
(微信公众号搜索:"fucaizhongxin" 关注 )

标签 :  梁绍基 当代艺术

●【往下看,更精彩】●
评论
近期热门事件
精彩推荐

开奖时间一览表:

七乐彩:每周一、三、五开奖,在中国教育台20:45直播

 

双色球:每周二、四、日开奖,在中国教育台20:45直播

 

3D:天天开奖,每晚20:30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套直播

 

15选5:天天开奖,每晚22:05在江西教育台播出开奖情况

 

东方6+1:每周一、三、六晚19:35在浙江开奖,江西 教育电视台晚22:05播出开奖号码

 

Copyright © 福建风采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站/手机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.